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斩佐】当世界沉寂之时(一)

预计会是个中篇吧。
※斩岛还是可以听见一点声音的
※OOC依旧
这几天下雨好烦啊。

  这场雨下了一天一夜。
  斩岛讨厌潮湿的空气。屋子里的被单和衣服都散发出了一股雨水的味道,他皱着眉,但还是掀起被子躺了进去。 冰冷潮湿的布料贴着皮肤,令他不舒服地缩了缩。
  不知道是隔音太好还是他听不到,四周静悄悄的,他像是躺在一片荒野里,无人知晓。
  到底要下到什么时候啊。他想。但又找不出什么希望雨停的理由,只能侧过头去,看着大片雨滴扑在玻璃窗上,又不甘心似的一点一点从窗子上滑下去。
  “……太吵了。”他轻声说,但没有人听见。
  甚至连他自己也听不见。

「一」

  事实上他也听不见。
  自从两年前开始,他的听力就开始退化了。能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小,到现在如虫鸣般细微,几乎快要听不见了,可又完全对他没影响似的。
  他在家里做一份翻译的工作,每天坐在电脑前,坐到双眼发涩才躺到床上。食物就靠楼下的便利店或是在网上订的外卖。
  只有在偶尔调到没有字幕的电影时,他才会不着痕迹地拿起遥控器,换到别的频道。
  他也想过要装个助听器之类的,但实在麻烦。不如说是,只要踏出这个活动范围,他就很危险了。
  能听到声音是什么感觉,已经快要被忘掉了。
  他有时也会试图去像个普通人一样过个周末。早起,洗漱,吃早饭,出门,去图书馆,回家,去公园散步看夕阳,回家看电视,睡觉。
  温暖的早餐的味道,拥挤的街上的人群,支离破碎的火烧云,电视节目里的悲观离合,好像所有的都和别人一样,可是缺少了声音,好像又完全都不一样。
  拼命装作普通人的样子,这不是更辛苦吗。
  于是他索性就不再出门。
  就这样下去吧。他想。尽管可能会在某次睡梦之中被地震还是什么的结束他索然无味的人生。
  可是只要活着一天,他就要继续留在无声的世界重复着自己的昨天。
  “总比死掉要好得多吧。”
  “说不定会遇到什么奇迹呢。”
  佐疫给他发来了信息,他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读着,觉得像是对他这逐渐失聪的两年来的生活的一种讽刺。鉴于是佐疫发来的,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有关掉,起身拖拖拉拉地蹭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又重新拿起手机慢吞吞地读了一遍,终于还是关掉了,闭起眼睛沉沉睡去。
  哪有什么奇迹。

评论
热度(24)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