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丨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盒子,盒子里面装着我的灵魂。”
    “每当盒子里响起阴沉的低吼声时,我能做的,也就只有把它紧紧地抱在怀里。”
    “我甚至不能打开盒子,把它展现给别人看,因为没人知道灵魂到底什么样。”
    “当他们看到了他们没见过的东西,你的灵魂就成了怪物。”
    “它看起来好孤独,但我只能把它抱得更紧些,仅此而已。”
    “除我以外,没人希望懂你。”我这么对它说。
   ...

8.14随笔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
    我在家里待的日子并不长,每年也就只有几天而已。虽说回来的次数很少,但家里人会经常和我视频聊天,嘘寒问暖。我带着笑容点头回应,内心却只有冷笑。
    我知道,他们在检查我的脸。
    在这个国家,每一个婴儿出生,就会被要求接种一种疫苗。在身体接触到大量属于其他人类的血液时,会快速地形成某种反应,在脸上呈现出诡异形状的花纹。即使不直接接触,隔着衣物或是塑胶感应到,也一样会起反应。这种反应形成的花纹会跟随主人一辈子,像是某种恶毒的诅咒,永远无法抹...

2018-7-4

又是大半夜瞎想,送给陪伴了我十四年的你。 @是木棉啊
写了很多只有你才能看懂的东西。
不忘过去,不惧未来之类的话未免太过无聊
希望你拥有能够背负一切的勇气,和不必背负任何东西的运气。
我一直在等着你。

我和木棉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小镇虽小,但有足够我们奔跑的空间。我们一起玩耍,一起成长,无话不谈,没有任何互相隐瞒的事。

    ……至少在她看来,应该是这样的吧。

 ...

是大半夜有感而发。
    
         我认识她的时候,我还很小,小到我甚至不记得我是怎么认识她的。
    反正就是认识她了。是一块糖掰两半的那种交情,说着感觉也很普通,因为多了也不好掰。小孩子谁管什么礼轻礼重呢,我想给你吃,我就要给你。
    对那时候的印象不深,唯一记得的是小学分在同一个班级很开心,小学生的快乐我觉得比现在复杂多了,一点小事就能快乐。不像现在,一直在忧愁,有钱没钱都忧愁。没钱在想要怎么办,有...

5.9-5.11随笔

是自家崽和夜游家崽的互动
QQ提取图上文字是我见过录手稿效率最高的东西了……
 
  Noel回来的时候,Charles和Ash已经睡着了。Ash睡得很浅,被他的脚步声吵醒,抬头望了望他。
  Noel示意他没有危险,把手中的水袋递给了肖,挨着他坐了下来。肖向他道了声谢,打开水袋送到茜的嘴边。茜靠在他肩上有气无力地喝了两口,脸色比刚刚缓和了不少。
  空气中一片寂静,只有燃烧的柴火发出轻微的响声,火光照亮了各怀心事的脸。
  “上一次月曜是什么时候?”
  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她低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银灰色的兽耳向下耷在微卷的长发上,看起...

4.17-4.20练笔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身上的牙印又多了一个。
    依旧是鲜红色的,用清水冲洗几下就能洗掉。像是凝固的血,但我宁愿它不是血。
    这次是在脚背上。咬痕很规整,规整得总让人觉得是人类的牙印。这种地方当然也不可能有野兽什么的,我的身上也没有任何伤口。这个血牙印让我觉得毛骨悚然,又捉摸不清它出现的规律,整天整夜都心神不宁。
    第一次起这么早,狱警在我的门口转了两圈,又停了下来,敲了敲我的铁门。“起这么早?”他问。我点了点头,把那只被长长的裤腿遮掩着的,带着血牙印的脚向后挪...

4.08随笔

    陆仪很少回家乡来,早就成了所有人的共识了。
    这次足有两年没有回来,家里人也联系不上他。所有人就当他人间蒸发了,毕竟他生性孤僻,没有几个人会想到去找他。
    老家有个习惯,老人们为了在外地去世的人能落叶归根,通常会用他生前的衣物,在他父母和亲属的墓旁立下衣冠冢。但在这些衣冠冢里,没有陆仪的。有人说他死了,也有人说没有。无论如何,没人为他立碑。
    我和陆仪从小一起长大。他是个温柔的人,但的确不爱说话。我的父母对他印象很好,一直嘱咐我要多关照他。我也经常带上礼物...

【Noel】新年快乐喔。(单人新年贺文

是夜游家的崽!!!!!
我太喜欢他了表白这位靠谱的成年男性!!!!
死缠烂打的粉色卡纸少女是我!!!!
就酱!

“我讨厌下雪的日子。”Noel想。

临近的几个城市都下了雪。他所在的城市连着一个月没有下雪反而不是什么让人放心的事。Noel站在窗前猛地拉开窗帘,然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就知道是这样。
    窗外的一切,在他视线所及之处,到处都是雪。从天空中飘落的、覆盖在地面上的,与云同色的雪。他捞起窗台上的猫...

【斩佐】蓝鲸迷宫(重修版

「很快,暴雨就要来了。」

「一」海底城

  佐疫是在一阵波浪声中醒过来的。他揉了揉眼睛,看见头顶的天窗上空有一片银色的小鱼游过,像是一大片银色的树叶在阳光中摇动。
  对了。他疲倦地想着,揉着酸痛的肩摸索着起身走下楼梯。阳光透过深蓝的海水从小小的天窗口挤了进来,不痛不痒地扫过他的脸,但还是成功地让他眯起了眼睛。
  居然在阁楼里睡着了。
  身上的衬衣压得有些皱了。他穿过客厅,脱下衬衣随手搭在椅背上,头也不抬地进了厨房。阳光跟在他身后,柔软的带着水波光泽的光亮均匀地撒在他白皙的背上。
  “我们已经接收到了来自六十英里外的声波讯号了。尽管还不确定是...

我不能因为想要摆脱过去,而尝试去创建一个新的世界,成为一个新的我。
所有东西都可以,只有人生不行。
所以我必须要在旧的世界,有新的活法。哪怕所有的高楼大厦在我面前接连倾塌,我也要有重建一切的勇气和信心。
这是我无法摆脱的现在。在或是很短,或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后,也会变成我必将面对的未来。
能把这样糟糕的人生活成什么样子,就看我自己的了。
别放弃。
祝我活得开心。

1 / 4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