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佐】蓝鲸迷宫(短篇/be)

终于放假了于是又是三天的产物
大概只是为了满足写景欲望而写的一篇文,没想到写景差点写吐……
质量实在不过关看看就行了(

※佐疫角度
※少量感情线

还是祝食用愉快(

「很快,暴雨就要来了。」

「一」海底城

  佐疫是在一阵波浪声中醒过来的。他揉了揉眼睛,看见头顶的天窗上空有一片银色的小鱼游过,像是一大片银色的树叶在阳光中摇动。
  对了。他疲倦地想着,揉着酸痛的肩摸索着起身走下楼梯。阳光透过深蓝的海水从小小的天窗口挤了进来,不痛不痒地扫过他的脸,但还是成功地让他眯起了眼睛。
  居然在阁楼里睡着了。
  身上的衬衣压得有些皱了。他穿过客厅,脱下衬衣随手搭在...

6-17练笔

  我在遥姐这里住了五年了。
  大概是父母工作比较忙而不能时常在家的缘故,我从初中起就被送到了大学刚毕业的遥姐家里。遥姐是我的什么人不太清楚,遥姐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不敢问,遥姐也不说,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过了五年。除了知道遥姐是个工资很高的白领,我对遥姐完全是一无所知。
  遥姐是个很奇妙的人。她喜欢穿上裙摆飘逸的长裙去听歌剧,听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回来却还要不断地回忆剧情,然后又一张一张地抽纸巾。但她又是那种,会边看各种烂俗段子又忍不住狂拍大腿笑出声的女人。
  不低俗也不高雅。她评价自己说。
  遥姐家住八楼。从窗台可以看到楼下街道上放学的学生,这也...

【斩佐】臆想症(短篇/he)

新短篇
折腾了大概一个月才写完,漏了很多的细节没完善
这次是 @夜游的夜游 夜游游的点梗【读者x主角】
偷偷写了所有自己想写的私设
感谢每一个独一无二的你呀(*๓´╰╯`๓)♡

※年龄操作有
※私设很多

「一.独一无二」

  这场雨整整下了三天。
  斩岛走出公司的时候,雨大概刚停不久。整条街都散发着泥土略腥的味道,让一天没休息的他头脑清醒了不少。他打了个喷嚏,感觉眼前扭曲的画面又渐渐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十点半的街道上没什么行人,被雨水覆盖的路面倒映出模糊的霓虹灯光。虽然他刻意地避开这些水坑走,但还是不免被溅湿了裤脚。斩岛低下头匆匆扫了一眼,又快...

【伊双】苍穹(七/完结)

八.
  罗维诺的检测结果是死于心脏衰竭。
  费里西安诺在他床前看了他很久,直到有人把他推到了一边,给罗维诺的身体盖上白布。
  “他要去哪里?”他声音有些嘶哑地问道。同行的中年医生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忙自己的事:“他要去天上了。”
  费里西安诺的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罗维诺从没对他诉过苦,或是埋怨过什么。他也不知道,这个人一直以来都忍受着怎样的病痛。
  「那时候我就在想,一定不要再让你陷入这种孤独中了。」
  可他还是留下我一个人。他想。
  罗维诺躺着的床被人推动起来,他慌忙地推起轮椅想要跟上,却被人拦在了后面。他...

【伊双】苍穹(六)

七.
  “我回来了。”
  费里西安诺从阳台里的藤椅上醒过来时,玄关刚好传来了钥匙转动的声音。罗维诺从门外探头进来寻找着他的身影,他费力地揉了揉眼睛,懒洋洋地和他打了声招呼。
  “欢迎回来。”
  罗维诺循着声音望去,终于在一片花草的枝叶中发现了他。于是大步跨到他身边,把他从藤椅中抱了出来,小心地放到轮椅上。“你是怎么上去的?”他有些哭笑不得地问。费里西安诺指了指差点被他踩在脚下的画本,脸上露出了略带点骄傲的笑容。
  “我想画天空。”
  他今年二十四岁。
  失去双腿的日子不是很难熬。他开始用彩色铅笔画一些内容轻松、简单的故事,由...

【伊双】苍穹(五)

六.
  “罗维诺?”费里西安诺试探着叫了一声。对方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清晰而又平静。
  “嗯。”
  虽然只有简短的一个字,但却让他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怎么了?”他轻声问道。空荡荡的病房里静得可怕,连他自己都不自觉地压低了音量,生怕话语的回声激起他为数不多的孤独感。
  “没什么,只是想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护士给我打了电话说你今天醒了,我怕你一个人会害怕。”罗维诺的鼻音很重,像是感冒了一样。
  “我已经没事了。”费里西安诺说,努力侧耳听着电话里的每一丝声音,假设罗维诺就坐在自己面前。“你哭过了?”他突然问。
  “没有。”罗维诺立刻...

【伊双】苍穹(四)

五.
  睁开眼睛的瞬间,已经是早上七点钟了。费里西安诺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失神地望着天花板。
  对了,他今天要去学校报到。他从厚重的被子下爬起来,只觉得头疼欲裂,连呼吸都变得沉重了起来。可能是发烧了吧,他有些恍惚地想着,起身慢吞吞地走向洗手间。
  今年。今年他二十岁。
  他考上了市区内的名牌大学,和罗维诺一样,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大学生。今天是报道的日子,他早早收拾好了并不多的行李,并提前定好了闹钟。罗维诺比他早了一星期报道,现在已经在学校里了。他洗干净脸,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觉得不太热,便放心地背上背包,检查好钱包和手机,锁好了门。
  走过不算长的街...

【伊双】苍穹(三)

四.
  「还没好吗?」
  手机屏幕上突然跳出罗维诺发来的消息。费里西安诺看了看已经不早的天色,夹着刚借好的书走出了图书馆。风有些大,他缩了缩脖子,把背包提在手上,又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马上就回去。」
  今天是他们两个的十七岁生日。没有聚会,没有蛋糕,有的只有父母出差后冷清的房子,还有——
  背包上垂下一只鹰的挂坠,他盯着看了很久,最后还是把包背到了背后,扣上帽子继续向家里走去。
  还有他难以启齿的幼稚梦想,像块疤痕一样印在他身上。他也想赋予它一点什么意义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可笑,可想来想去却没有任何结果。
  也许它对我来说...

【伊双】苍穹(二)


三.
  费里西安诺躺在床上,不安地翻了好几次身。父母也都睡了,所有房间的灯都关了,屋子里漆黑一片。可他还是睡不着,躺在厚重的被子下面辗转反侧。
  对面的床铺上空空如也,罗维诺此时正在阁楼里替他看守那些土豆和番茄。想到这里他又翻了个身,愈加地烦躁了起来。
  阁楼是他最害怕的地方。如果换作是他,肯定会哭出来——
  罗维诺现在,怎么样了呢?
  对了,他可以打个电话过去。费里西安诺一骨碌爬起来,摸索着床头柜上的电话。为了防止家里人有什么急事找不到人,父母在客厅,两间卧室和阁楼里各装了一部电话,这几部电话间可以自由通信。
  此刻他正焦急地握着其...

【伊双】苍穹(一)

    
「在我十岁的这一年,我想成为一只能够飞翔的雄鹰。」
   
一.
  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是他的双胞胎哥哥,罗维诺。
  “人是飞不起来的。”他皱着眉说。费里西安诺向他表示抗议,转身跑开了。
  ——人真的飞不起来吗?
  “当然可以,宝贝。”母亲说。“只要你肯勇敢一点。”她正在切配料,锅里飘出煎香肠的香味。
  他很想靠近一步,但勇敢这个词又让他退却了。
  他讨厌“勇敢”。
  很多时候,因为勇敢,他不得不去面对所有他害怕的东西。像是洋葱刺鼻的味道,即使鼓起...

1 / 3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