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5.9-5.11随笔

是自家崽和夜游家崽的互动
QQ提取图上文字是我见过录手稿效率最高的东西了……
 
  Noel回来的时候,Charles和Ash已经睡着了。Ash睡得很浅,被他的脚步声吵醒,抬头望了望他。
  Noel示意他没有危险,把手中的水袋递给了肖,挨着他坐了下来。肖向他道了声谢,打开水袋送到茜的嘴边。茜靠在他肩上有气无力地喝了两口,脸色比刚刚缓和了不少。
  空气中一片寂静,只有燃烧的柴火发出轻微的响声,火光照亮了各怀心事的脸。
  “上一次月曜是什么时候?”
  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她低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银灰色的兽耳向下耷在微卷的长发上,看起来比前一天更加虚弱。
  “前天。”一直没有开口的Noel淡淡地说。“今天晚上你很安全。”
  “至少我们已经平安离开辐射区了,短时间之内也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动,对吧。”祁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他的两颗犬齿已经微有露出唇外的趋势,下唇上零星分布着细小的伤口。茜略显担忧地望着他,他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
  Neel沉默地看着他们,又看向了再次睡着的Ash。
  这已经是他们之中,第四个开始变异的人了。
  他自己也是其中一个,背后刚刚冒出头的翅膀还在隐隐作痛。但Charles和肖一直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反而更让人觉得有些不安。
  辐射覆盖的范围比他们想的要大得多,离开辐射区并不是件轻松的事。不仅仅人在变异,动物也在变异。只是穿过这片森林,就花了四天,并预计还要花更多的时间。
  茜是他们中最早开始变异的人。尖尖的兽耳,蓬松的尾巴和愈发灵敏的听觉、嗅觉,如果不是依旧平静柔软的眼神,她真的和狼人无异。
  第二个是Ash。或者他也有可能是第一个,没人清楚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异的。Noel初次注意到Ash已经变异时,他刚刚制服一只发狂的雾鸟。手臂上鲜红的血肉翻卷着向中间快速愈合,很快便又恢复了完好。
  他是第三个,而祁是第四个。虽然都刚有些变异的特征,但大概也能猜到会变成什么样了。虽然痛感很强烈,但毕竟没有出现任何其它反应,也就难以人说明这种变异是否会伤害到自己的身体。月曜让狼人感到痛苦和虚弱,而对血液的渴望迟早也会折磨着祁。
  与其说得救了,不如说,他们一直徘徊在死亡的边缘。
  “Noel。” 肖终于是把面色苍白的妹妹哄睡着了,生怕吵醒她似的,动作很轻地拍了拍Noel的肩,递给他一支小药膏,又指了指他的背:“稍微涂一下,估计可以好一点。”
  祁望着那只在他面前横过的手臂,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随后很用力地强迫自己低下头去。Noel余光不着痕迹地瞄了他一眼,又快速地收回了视线。道过谢,接过了那支药膏。
  比他想像的要危险得多啊。
  “别想太多,你也睡吧。”肖把脱下的外套披在祁身上,帽子垂下来盖过了他的眼睛。祁一声不吭地任他给自己披上衣服,好半天才闷闷地发出一声“我睡了”,随后便又没了声音。
  背后又传来剧烈的疼痛。Noel躺在一大片枯枝落叶中紧皱起眉,辗转难眠。比起痛苦,变异带来更多的,是难以言喻的不安。他不是个多在意死活的人,只希望自己不要失控就好。
    靠在枯木上睡着的Ash和茜被他翻身时的声响标醒,同时看向了他。
  “又是后背?”Ash压低了声音问。他问的从来都是“后背”而不是“翅膀”,就像不愿承认变异体是身体的一部分一样。Noel勉强地向他点头,额角已经开始出现细小的汗珠。
  茜提着那个她喝了小半的水袋蹲在他旁边,用大片的叶子卷了冰凉的河水给他擦脸。那双翅膀像是从他背后的某处伤口中钻出来的似的,挣扎着要撕裂他的背。肖把泡凉了的水袋贴在他背上,冰凉的触感才终于让他紧皱的眉头放松了一点。
  黑夜对于刚刚开始变异的人来说,实在难熬得很。那双翅膀究竟会长到什么程度,也没人能够预测。Noel侧躺在地上弓起背,试图给自己减轻一点痛苦。Ash在他背后的方向望着他鼓起的衬衫,没有表情的脸不知在想些什么。
  祁的脸蒙在一片阴影中,被再次变长的犬齿扎破的下唇流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迹。他心情复杂地抓了抓头发,不着痕迹地擦掉了那道血迹。
  这一晚依旧没有多少人睡着。每个人都心怀不安地,在未知中等待天亮的降临。
  至少,让我活到下一个天亮吧。
  所有人在心里微弱地祈祷着。
  
  再次醒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中的是背靠着树干擦着短刀的肖,和靠在他肩上熟睡的茜。背后已经不再传来隐隐的痛感,但紧绷的衬衫还是让Noel叹了口气。他脱下衬衫,抽出别在腰上的刀,在背部划了两道长长的口子,让那对翅膀从这两道缝隙中得以解放。
  肖在他对面动也不动地看着他。Noel沉默地和他对视着,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他不是没看到背对着这边,脸色惨白、神色疲倦的祁,也不是没看到肖脖子上那两个针孔似的咬痕。但肖什么也没说,只是摇了摇头。
  距离天亮还有一会。Charles估计醒得很早,见Noel看向自己,便向他耸了耸肩。
  “我还没什么事。他干巴巴地说。“关心你自己吧。”
  Noel也耸了耸肩,他只是想问Ash去哪了。
  茜头上的耳朵抖了抖。她猛地起身,向森林深处跑去。旁边的Charles以为她是睡着的,被她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
  狼人的速度真的很快。Noel望着瘦弱的少女以异于常人的速度远去的背影,在心里感慨了一下。他起身向肖走去,背后的翅膀微微张开了一点,又很快被他收起来。
  至少变异的部分还是受自己控制的。他想,在肖的身边坐了下来。“休整一天吧。"Noel说。“看起来大多数人状态都不太好。”
  肖沉默了好一会,随后又叹了口气:“不用特意照顾我。”他的声音压得很低:“至少我还没有变异,让他喝别人的血……我也不放心。”
  茜回来得很快。她的衣服沾了几大块血迹,后面跟着同样衣服上沾着血迹,拖着一只体型庞大的动物的Ash。看到肖露出了担忧的表情,她轻轻摇了摇头,蓬松的尾巴跟着摆动了一下。
  “不是我的血……是Ash的。”
  “我闻到血腥味和Ash的气味,才过去看的。”她补充道,“他受了很重的伤。”
  Charles的眼睛立刻落在Ash身上。Ash正在忙着把那只不知名的动物分尸,头也不抬:“已经好了。”
  他的视线似有若无地扫过另一边,Charles立刻收回目光,眼睛看向自己的鞋。Ash也不再开口,空气中又恢复了一片寂静。Noel拍了拍他的肩,低声问:“怎么了?”
  Ash手里的动作一停。“你问他吧。”
  Charles自然是不肯吭声,Noel望向了坐在不远处的祁,对方向他摊了摊手。
  “他受伤两天了,一直不说。”祁指了指他的肩:“现在他连药膏都涂不了了。”
  Noel把他从地上提起来掀开衣领,被绷带缠上的肩膀隐隐透出药草的绿色。Charles被他抓在手里挣扎了两下,随后自暴自弃地不动了。Noel把他扔回去,还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得到Charles的一个很用力的白眼。
  这里除了茜没人会用草药,Noel很难想象他是怎么光着上身让一个女孩子给自己包扎的。他嘴角抖了抖,强忍着不在这种严肃的时刻笑出来。
  “咳。” 他清了清嗓子:“今天先休整一 天吧, 明天再出发。”
  祁在一边已经笑出了声。
  茜在旁边敲敲他的头,指着快要亮起来的天色给他看。祁从她手中接过外套盖在头上,只剩下半张脸露在外面,已经长成的尖牙看起来有些渗人。Carles隔着外套打了他的头,他什么都看不见,从外套中发出一声闷闷的哼声。肖“哧”地笑出声,隔着外套揉了一把他的头。
   
  现在是早晨,他们从中央辐射区逃出来的第七天。经历了缺水,兽群围攻,变异,月曜等一系列困难后,依旧顽强地活着,并且逃出了辐射区,准备迎接下一个天亮。
  还有半个小时,太阳就会升起。进行为期一天的休整后,还要再次启程,面对新的危险。
   
  他们还会有很多个天亮。

评论
热度(1)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