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斩佐】蓝鲸迷宫(重修版

「很快,暴雨就要来了。」

「一」海底城

  佐疫是在一阵波浪声中醒过来的。他揉了揉眼睛,看见头顶的天窗上空有一片银色的小鱼游过,像是一大片银色的树叶在阳光中摇动。
  对了。他疲倦地想着,揉着酸痛的肩摸索着起身走下楼梯。阳光透过深蓝的海水从小小的天窗口挤了进来,不痛不痒地扫过他的脸,但还是成功地让他眯起了眼睛。
  居然在阁楼里睡着了。
  身上的衬衣压得有些皱了。他穿过客厅,脱下衬衣随手搭在椅背上,头也不抬地进了厨房。阳光跟在他身后,柔软的带着水波光泽的光亮均匀地撒在他白皙的背上。
  “我们已经接收到了来自六十英里外的声波讯号了。尽管还不确定是...

【斩佐】蓝鲸迷宫(短篇/be)

终于放假了于是又是三天的产物
大概只是为了满足写景欲望而写的一篇文,没想到写景差点写吐……
质量实在不过关看看就行了(

※佐疫角度
※少量感情线

还是祝食用愉快(

「很快,暴雨就要来了。」

「一」海底城

  佐疫是在一阵波浪声中醒过来的。他揉了揉眼睛,看见头顶的天窗上空有一片银色的小鱼游过,像是一大片银色的树叶在阳光中摇动。
  对了。他疲倦地想着,揉着酸痛的肩摸索着起身走下楼梯。阳光透过深蓝的海水从小小的天窗口挤了进来,不痛不痒地扫过他的脸,但还是成功地让他眯起了眼睛。
  居然在阁楼里睡着了。
  身上的衬衣压得有些皱了。他穿过客厅,脱下衬衣随手搭在...

【斩佐】臆想症(短篇/he)

新短篇
折腾了大概一个月才写完,漏了很多的细节没完善
这次是 @夜游的夜游 夜游游的点梗【读者x主角】
偷偷写了所有自己想写的私设
感谢每一个独一无二的你呀(*๓´╰╯`๓)♡

※年龄操作有
※私设很多

「一.独一无二」

  这场雨整整下了三天。
  斩岛走出公司的时候,雨大概刚停不久。整条街都散发着泥土略腥的味道,让一天没休息的他头脑清醒了不少。他打了个喷嚏,感觉眼前扭曲的画面又渐渐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十点半的街道上没什么行人,被雨水覆盖的路面倒映出模糊的霓虹灯光。虽然他刻意地避开这些水坑走,但还是不免被溅湿了裤脚。斩岛低下头匆匆扫了一眼,又快...

【斩佐】梦魇(短篇/he)

开了新坑。两三天一口气写完了。
这次又能写到佐疫的眼睛真是太好了。蓝色就是动力。
依旧是特殊设定。想试试普通人感觉的斩佐,但感觉很ooc,巨难过。
灵感来源是陈奕迅的「在这个世界相遇」中的一句歌词
“你在梦里,我不愿醒来。”
祝食用愉快w

「一」见到你了。

  【不要去。】
  【不要去那里。】
  斩岛瞄了一眼终端上显示未知来源的简讯,又按灭了屏幕,把它塞进了口袋里。
  今天会是什么呢。他想。默默在口袋里捏紧了车票,看着远处驶来的列车亮得刺眼的车灯逐渐靠近。
  今天也一定会有的。
  “斩岛!!”
  身后不远处传来焦急的喊声。站台上人...

【斩佐】他和他的猫(上)【短篇/日常向he

之前在微博上看到有博主说这类的事,简直笑死。
就脑补出了这样的故事。
冬天太冷了,也想写点什么读起来有太阳那样暖洋洋的感觉的文。
应该不会多到分上中下篇,所以大概还有一半吧。
斩佐普通人设定。佐疫也不是一贯爱写的超级温柔的样子,但是也很尽力了,把他写成了很喜欢的性格,很有普通人的感觉。
十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超级胖。
祝食用愉快(ෆ`꒳´ෆ)

【上篇】

  佐疫已经抱着这只橘猫在客厅里发呆半个小时了。
  手很酸,橘猫很重,但他完全不知道把它放下后又能做什么。只好抓着两条腿把它提起来,开始思考它今后的猫生。
  宠物医生说,这只橘猫已经超重了。再持续这样喂下...

【斩佐】名字。

摸鱼。文笔不够,设定来凑。
依旧OOC
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我记不起我的名字了。】
(一)
  我记不起我的名字了。
  不管是同学叫自己也好,老师提问也好。其他的话都听得很清晰,只有名字一团模糊,什么也听不清。
  其实同学和老师的名字也记不住。不过自己不喜欢和人来往,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生活的。
  ……就这样吧。
(二)
  后面的人很烦。
  名字叫做佐疫。每天都会趴在我旁边的桌子上给我讲经历过的他觉得很有趣的事。又黏人又烦。可是在一群记不住名字的人里,他的名字却格外清晰。
  到底为什么呢。
  可能是因为他很吵吧。
(...

【斩佐】当世界沉寂之时(三)

原本以为这次可以多晴几天,结果今天又下雨了。
附近有一户人家每天在门口摆一个兔笼,为了看兔子好几次差点迟到。
好久没去的学校附近那家炒饭家的猫生了只小猫。躲在箱子里伸出一只小爪抓我的手指。
晴天多好啊。

(三)

  佐疫消失了差不多两周。
  每个人都会有重要的事,佐疫也会有。他对自己说。佐疫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温柔的人,走之前给他买了大堆日用品,叮嘱他出门小心。
  他明知道手机已经开了振动,但还是时不时拿出手机看看消息,像是能从一片空白中看出什么来似的。
  到底有什么可期待的呢。他懂这个道理,但并不说破。
  他很早就已经学会如何不给别人和自己添麻烦了...

【斩佐】当世界沉寂之时(二)

还以为可以多放晴几天,结果昨天晚上又下起雨来了。
屋子里好潮啊。

「二」

  佐疫是半年前搬到他隔壁的。大概是搬东西的响声太大,他也隐约听见了一点。
  然后他起身打开门,正对上了对方错愕的脸。
  佐疫常常来找他,也经常给他发消息。只是他听不到佐疫的声音,除非佐疫很大声地对他喊。
  可佐疫不会这样。他会坐在他的对面,面带微笑地低着头,把要说的话一句句写下来给他看。
  「因为你听不到啊。」干净的字迹在空白的纸页上浮现。
  他盯着佐疫微微晃动的刘海出神。
  「我带了苹果过来。」纸上又多了一行字。笔尖磨挲着纸面...

【斩佐】当世界沉寂之时(一)

预计会是个中篇吧。
※斩岛还是可以听见一点声音的
※OOC依旧
这几天下雨好烦啊。

  这场雨下了一天一夜。
  斩岛讨厌潮湿的空气。屋子里的被单和衣服都散发出了一股雨水的味道,他皱着眉,但还是掀起被子躺了进去。 冰冷潮湿的布料贴着皮肤,令他不舒服地缩了缩。
  不知道是隔音太好还是他听不到,四周静悄悄的,他像是躺在一片荒野里,无人知晓。
  到底要下到什么时候啊。他想。但又找不出什么希望雨停的理由,只能侧过头去,看着大片雨滴扑在玻璃窗上,又不甘心似的一点一点从窗子上滑下去。
  “……太吵了。”他轻声说,但没有人听见。
  甚至连他自己也...

【斩佐】要养只兔子吗?(短篇/动物化

两天磨出来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感觉在给八月份交作业。
※斩岛猫与佐疫兔
※乱七八糟
※所以兔子到底是谁养的呢

  斩岛先生不是这个房子里的唯一住户。
  一只仓鼠,一只金丝雀分别是他的同居者A和同居者B。还有两条金鱼,饲主把鱼缸端到他面前,笑眯眯地对他说,这是你的新朋友小白和小黑,要好好相处喔。斩岛看了看那一黑一白两条金鱼,舔了舔爪子表示不感兴趣,转过身慢条斯理地回了窝。
  所以斩岛先生第一次在自己的窝里看见这个白团子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他多大的兴趣。他伸出爪子拨了拨对方垂下来的长耳朵,见对方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便走到窝的另一边趴下来静静地打量着对方。
 ...

1 / 2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