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是大半夜有感而发。
    
         我认识她的时候,我还很小,小到我甚至不记得我是怎么认识她的。
    反正就是认识她了。是一块糖掰两半的那种交情,说着感觉也很普通,因为多了也不好掰。小孩子谁管什么礼轻礼重呢,我想给你吃,我就要给你。
    对那时候的印象不深,唯一记得的是小学分在同一个班级很开心,小学生的快乐我觉得比现在复杂多了,一点小事就能快乐。不像现在,一直在忧愁,有钱没钱都忧愁。没钱在想要怎么办,有钱在想没钱怎么办。
    总之,度过了相当快乐的六年。学校里面没有树,没有落叶,虽然是在四季分明的北方,但是依然分不清四季。只是觉得冷,该吃串儿了。秋天早不知道丢哪里去了,兴许是跟兜里的糖一起吃了吧。
    初中同校。教室隔很远,不常去找她。不过家倒是很近,前后楼,常常打开窗户大吼你在干啥。现在想来又sb又可笑,但是那时候是真的很开心的。每天一起回家,路上买些鬼知道会长多少肉的零食,回家了还嫌没说够。我一直觉得我话唠的毛病是那时候养成的,但是对别人嗯啊哦的时候才知道我并不是话唠,话多也是分对象的。
    这个时候终于开始对季节有概念了。很喜欢冬天的味道和秋天的气温,免不了要用我浅薄的学识感慨一下岁月静好。意识到季节的变迁是个漫长的过程,期间少不了几盒感冒药。一边在高兴不用忍受闷热了,一边又在想,叶子落了,今年又要结束了。也不遗憾,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快。我们俩的时间总是消失得很离奇,明明只是聊了一会,怎么一天就过去了呢。我想也许可能是谁把这段时间偷走了,因为聊过什么都不记得了,大概都是些没用的玩意吧。
    高中同一条街。常在她家留宿,但都睡得早。唯一一次我看小说,比她睡得晚,才让我明白在我们俩睡着后都发生过些什么。反正最后我捂着被打疼的肚子默默地躺在沙发上,对着疯狂嗑笼子的仓鼠竖中指。
    说实话,年龄应该是能赐予人勇气的。不然为什么会有我们这两个zz,一个不会骑自行车,一个勉强可以的两个人,去租了双人自行车在街上狂飙,脚蹬都能踩出火星来。
    管他的呢。谁一辈子没做过几件傻事,我还觉得我可厉害了呢。 最后骑到了一大片田野旁边,那天的太阳很好,也是个秋天。天气很冷,但我俩都很高兴。可能因为傻人总没什么烦恼。
    我留级一年。她比我早毕业,我没能去上她的升学宴,甚至想象中送她上火车也没有做到,因为我开学了。现实真是个能打消人美好幻想的东西。
    今天依旧是一起打游戏,一个游戏打完了再换一个游戏。最后打农药的时候是五黑,我问她都是谁,她说她室友,室友她弟。我问那个呢?她说是室友她发小。
    老实说我觉得很有意思,大有男生之间秀女朋友的感觉。但是现实并不美好,我是打完下线问她才知道那三个人都是谁的。我一直以为都是她室友,于是打游戏的时候又话唠病发作,“我们揍他。”“嗷他打我!”等脑残表现回忆得我脸色铁青。八成我会成为她人生的最大败笔吧,管他的呢。
    现在是夏天,而秋天也不远了。我期待的是高考后的放纵,可提及离别也微微有点难过。我们一直在追逐着时间,但从不追逐彼此。虽然知道即使不去追逐也不会失去对方,可我依然有时会愧于对她的敷衍。人生就是这样,做完了一大堆破事才开始后悔,但这根本无济于事,搅黄自己人生的不也正是自己吗。
    但有她在,我的人生是不会被搅黄的,一直都在正轨上。很精彩,也很跌宕起伏。我们都生活在狂风大浪上,并且终有一天被浪花淹没。但谁能想到,当初只是在岸边惊鸿一瞥,竟然会一直一起走到浪尖处呢。哪怕生活总喜欢给人迎头一棒,但也少不了温情之处的。每个秋天都是一次人生的改变和刷新,而我们会过得很好,我们还会有无数个秋天。
    为逝去时间献上那年骑车拍的照片和记忆。

评论
热度(4)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