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丨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伊双】苍穹(七/完结)

八.
  罗维诺的检测结果是死于心脏衰竭。
  费里西安诺在他床前看了他很久,直到有人把他推到了一边,给罗维诺的身体盖上白布。
  “他要去哪里?”他声音有些嘶哑地问道。同行的中年医生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忙自己的事:“他要去天上了。”
  费里西安诺的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罗维诺从没对他诉过苦,或是埋怨过什么。他也不知道,这个人一直以来都忍受着怎样的病痛。
  「那时候我就在想,一定不要再让你陷入这种孤独中了。」
  可他还是留下我一个人。他想。
  罗维诺躺着的床被人推动起来,他慌忙地推起轮椅想要跟上,却被人拦在了后面。他看着逐渐远去的病床,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快速地凝固冷却,连再叫一声他的名字的力气都没有了。
  每个人都是胆小的人。他也是,罗维诺也是。
  罗维诺大概也很害怕吧。他想,突然觉得无比的疲倦。勇敢这个词语的代价太大,让罗维诺宁愿忍受病痛,也要给予自己希望。可他一定不知道,自己活下去的希望正是来自于他。
  从他记事起,他就一直在仰望罗维诺的背影。但这次罗维诺再也不能回头了。
  「我们是一家人。这是从你我出生起,就无法改变和替代的关系。是即使我即将面对死亡,也觉得无比幸运和无悔的命运。」
  也许他从那时就知道了。或者可能他真的是鹰,回到天空去了。
  “我们是一家人。”他轻声说,“这是不会改变的。”像是在说给罗维诺,也像是说给他自己。他望着病床离去的方向,努力想要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转动轮椅离开了。
  当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的腿恢复了,像是出车祸前那样灵活。前方不远处坐着一个小孩子,他快步走过去,眼前出现柔软的草地和湛蓝的天。他在孩子背后几步远的地方停下脚步,轻声问他:“你坐在这里做什么?”
  那孩子一个人坐在草地上,听到他的声音后转过头来,熟悉的稚嫩面孔让他心里一惊,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我弟弟说想成为一只鹰。”他说,紧皱着眉,看起来有点生气。“这是不可能的,人根本飞不起来。”
  他静静地听着,注视着这张他永远无法忘记的脸。
  “那你呢?你会阻止他吗?”
  “不会……”对方顿时泄了气,仰面倒在了地上,但下一秒又猛地坐了起来:“对了!”
  “我可以成为树荫!这样就可以保护他了。”
  费里西安诺有些想笑,但是一种如同狂风巨浪般的酸涩感铺天盖地的向他涌来,几乎快要将他击倒。他蹲下身来,视线和对方持平,用尽全身力气对他露出一个微笑:“但是,雄鹰是不需要树荫的庇护的。”
  “那么,”对方几乎没有犹豫地说,“我就成为能任他放手一搏的天空。”
  「其实,我只是喜欢那座角斗场背景的颜色,很像天空的颜色。」
  「当你有了想要保护的人时,即使害怕,也依旧想要继续前行,去代替他承受他所本该承受的一切。而这,就是勇敢的意义。」
  全身的力量仿佛在瞬间被抽得一干二净。费里西安诺跌坐在地上,想要咧开嘴笑,下一秒却又抑制不住地大哭起来。而幼年的罗维诺在他面前站起身来,皱着眉看着他,和他所认识的罗维诺如出一辙。“勇敢一点。”他说。“不要总是哭鼻子。”
  费里西安诺看着他,透过朦胧的泪光,仿佛看到了十岁那年的梦境中,那个他所熟悉的青年长着洁白的羽翼,向年幼的他伸出双手。
  “不要害怕。”
  “嗯。”
—————————————END—————————————

评论(4)
热度(14)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