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丨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伊双】苍穹(三)

四.
  「还没好吗?」
  手机屏幕上突然跳出罗维诺发来的消息。费里西安诺看了看已经不早的天色,夹着刚借好的书走出了图书馆。风有些大,他缩了缩脖子,把背包提在手上,又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马上就回去。」
  今天是他们两个的十七岁生日。没有聚会,没有蛋糕,有的只有父母出差后冷清的房子,还有——
  背包上垂下一只鹰的挂坠,他盯着看了很久,最后还是把包背到了背后,扣上帽子继续向家里走去。
  还有他难以启齿的幼稚梦想,像块疤痕一样印在他身上。他也想赋予它一点什么意义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可笑,可想来想去却没有任何结果。
  也许它对我来说根本就不重要。他想。它从来不能激起我对未来的渴望。一点点都没有。
  或者也可以说是他不敢。不敢努力,不敢和别人比较,也不敢相信自己能做到。所有人。哥哥,同学,朋友,每个人都比他强大。他一开始就看在眼里,可他从来不认为自己追得上他们。
  「人真的飞得起来吗?」
  怎么可能。他苦笑着想,慢吞吞地拖着步子向家里走去。
  罗维诺不出他所料地买了蛋糕。他站在玄关望着桌子上被草莓点缀着的蛋糕,心中涌起一种复杂的情绪。
  他知道罗维诺讨厌草莓,可他为了自己,还是选择了他不喜欢的东西。
  “怎么不进来?”罗维诺从卧室探出头来,看到他的瞬间愣了一下。“你的脸怎么了?”他问,起身去柜子里拿医药箱。费里西安诺立刻制止了他。“不用了。”他换好了鞋走进客厅,“被掉下来的书划了一下,不要紧的。”
  罗维诺没有理他,不由分说地把他按住处理伤口,碘酒涂在伤口上的瞬间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为什么哥哥总来干涉我的事呢。”他嘟囔着,摸了摸贴在脸上的纱布。罗维诺在他旁边收拾医药箱,费里西安诺看着他的背影,有了想要叹气的冲动。
  他不喜欢罗维诺这样关心他,可又对罗维诺的关心无可奈何。他并不是需要照顾的小孩子,罗维诺也不需要为了哥哥这个身份对他付出这么多。
  “因为你是我弟弟。”罗维诺收拾着箱子,头也不抬。
  “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我无法对你坐视不管了。”
  可这真的是你自愿的吗?他想问。没有人规定哥哥一定要对弟弟好,也没有人去要求罗维诺一定要照顾他。“你真的过得开心吗?”他反问道。“没有人要求你这么做。”
  “我一直很开心。”罗维诺提起箱子走开了,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他生气了吗?费里西安诺想。但罗维诺很快又从卧室走了出来,靠在门边看着他。费里西安诺也看着他,屋子里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那个,刚刚忘了说。”罗维诺突然开口说道。他抓了抓头发,有些窘迫地把目光瞥向一边。“生日快乐。”
  “你也是。”他说,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大笑了起来。
  ‘是否飞得起来’对他来说,突然没有了太大的意义。比他强大的人有很多,而他是没办法一一去追逐的。想开点吧。他想,我依旧活得很幸福。
  也许他只是一根羽毛,而哥哥才是那只雄鹰,但这都无所谓了。羽毛自然会有羽毛飞起来的办法,他干嘛老是去琢磨呢。
  “谢谢。”他说。罗维诺在他对面点好蜡烛,拉着他一起过去吹灭。他大步跨过去,站在他身边合上眼睛许愿。
  “我也很开心。”

评论
热度(12)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