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丨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伊双】苍穹(二)


三.
  费里西安诺躺在床上,不安地翻了好几次身。父母也都睡了,所有房间的灯都关了,屋子里漆黑一片。可他还是睡不着,躺在厚重的被子下面辗转反侧。
  对面的床铺上空空如也,罗维诺此时正在阁楼里替他看守那些土豆和番茄。想到这里他又翻了个身,愈加地烦躁了起来。
  阁楼是他最害怕的地方。如果换作是他,肯定会哭出来——
  罗维诺现在,怎么样了呢?
  对了,他可以打个电话过去。费里西安诺一骨碌爬起来,摸索着床头柜上的电话。为了防止家里人有什么急事找不到人,父母在客厅,两间卧室和阁楼里各装了一部电话,这几部电话间可以自由通信。
  此刻他正焦急地握着其中一部电话的听筒,等待着对方接起电话发出他所熟悉的笑声。
  快接啊。他想。电话线在手上绕了几圈,又松开了。
  “喂?”
  电话很快地接通了。罗维诺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激动地张开了嘴,却发现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电话两边一时之间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
  “……费里西?”
  “嗯,是我。”
  又是一阵沉默。
  罗维诺停了一会,又再一次地开口。清晰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阁楼里,像是一圈圈漾开的水纹。“害怕吗?”他问。这让费里西安诺想起了各种纪录片里空旷的山谷和荒凉的原野。可他并不害怕,因为从那山谷的流水和穿过原野的风中,回荡着他熟悉的声音。
  “你害怕了吗,费里西?”
  “不。”他认真地说。“刚刚有一点,但现在已经好了。”
  “是吗。”他听到罗维诺似乎笑了一声:“那你快点休息吧,我也要睡了。”
  “好。”他说。但放下电话的前一秒又想起了什么。“等等。”
  “怎么了?”
  “你也一定不要害怕。”
  “嗯,晚安。”
  “晚安。”
  罗维诺真的很勇敢,他想。突然奇迹般地感到了安心,翻个身睡下了。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他在楼梯的拐角碰到了罗维诺。罗维诺和他打了个招呼,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没什么可怕的,费里西。”他说,“别想太多。”随后转身走上了楼梯。费里西安诺望着他的背影,不明白他要去哪,又犹豫着是不是不该问他。
  “罗维诺。”母亲在他背后叫了一声。罗维诺回过头来,费里西安诺分明看见他的下眼睑有一圈淡淡的黑色。“你要去哪?”她问。罗维诺抓了抓头发,好半天才回答她。
  “阁楼太冷了没睡好,我去补个觉。”生怕母亲继续提问似的,他头也不回地走了。母亲见他走了,也不再多问,转过头微笑着看着站在她身边的费里西安诺。费里西安诺觉得她大概是想说什么,于是安静地等着她说话。母亲却只是看着他,好半天才开口。
  “你知道吗,宝贝?”她说,依旧微笑着,看着他的眼睛。“我们家,其实是没有这种习俗的。”
  费里西安诺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他完全想不明白父亲的用意。不管是对他,还是对罗维诺。作为一个父亲,提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却又毫无意义。“为什么?”他难以置信地问道。
  母亲一言不发地摇了摇头。又看向了罗维诺离开的方向。“还有一件事。”她说。
  “你哥哥他,其实很胆小的。”
  这是什么意思?费里西安诺困惑地看着母亲。他知道罗维诺很勇敢,而父母也都欣赏他这一点。这是让他觉得很自卑的一点,却也是保护过他的一点,让他隐隐地有些羡慕。
  但现在,母亲却突然对他开口说罗维诺胆小,难道是他听错了吗?
  母亲依旧微笑着,但已经不再说一句话。他困惑地又看了看罗维诺离开的方向,转过头走开了。
  肯定是有什么错了,他想。

评论
热度(11)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