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丨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斩佐】他和他的猫(上)【短篇/日常向he

之前在微博上看到有博主说这类的事,简直笑死。
就脑补出了这样的故事。
冬天太冷了,也想写点什么读起来有太阳那样暖洋洋的感觉的文。
应该不会多到分上中下篇,所以大概还有一半吧。
斩佐普通人设定。佐疫也不是一贯爱写的超级温柔的样子,但是也很尽力了,把他写成了很喜欢的性格,很有普通人的感觉。
十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超级胖。
祝食用愉快(ෆ`꒳´ෆ)

【上篇】

  佐疫已经抱着这只橘猫在客厅里发呆半个小时了。
  手很酸,橘猫很重,但他完全不知道把它放下后又能做什么。只好抓着两条腿把它提起来,开始思考它今后的猫生。
  宠物医生说,这只橘猫已经超重了。再持续这样喂下去,它的体重只增不减对它来说很危险。
  可他实在没办法抗拒橘猫的声波干扰(咕噜咕噜)和利爪攻击(肉垫拍脸),在水汪汪大眼的攻势下彻底缴械投降。
  “放它出去走走吧。”兽医建议说。
  不会走丢吗?他把橘猫提到和自己视线持平的高度,橘猫茫然地看着他,长长的喵了一声。
  啊,说起来,刚刚捡到这个家伙的时候,正好是他加完班回家的路上。一片漆黑中一对圆溜溜的猫眼看着他,明明只是随意地暼过来,却让他的心突然一紧,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这样一只如此吸引人的猫怎么会是野猫,大概不是被抛弃的,就是自己走丢的吧。佐疫把它放在地上,看着它慢悠悠地甩着尾巴离开,心想。
  这样一想,就更不能让它出去了,对吧?

——————————————————————————————

  “没救了。”宠物医生放下手中的报告,头也不抬地说。
  “?????”
  佐疫一时之间消化不了这句话的含义,整个人凝固在原地,大脑中回荡着“没救了”。
  明明距上次检查才过了一个月,他每天也在(几乎没有地)减少橘猫的食物,可也完全不至于,到了这种地步吧?
  “我是说你没救了!”高大的医生气不打一处来,在他头上用力敲了一记,红色的眼睛里带着满满的压迫感,一脸严肃地俯视着他,“你到底给它吃了多少?”
  “有没有带它出去散步?”
  “你还想不想要你的猫了?”
  佐疫被问得连连后退,摇了摇头,又有些心虚地点了点头。在看到对方眯起眼睛隐约散发出杀气的时候,赶紧又补了一句。
  “有没有其他的,可以让它瘦下来的办法?”
  下一秒,他连人带笼子一起被请出了宠物诊所。医生甩下一句带着怒气的话,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瘦下三斤之前不要带它来见我。”
  说得倒是轻巧啊。
  佐疫提着猫笼站在诊所门前,忧伤地想。

——————————————————————————————

  最后还是放它出去了。
  佐疫站在门口望着它慢悠悠地离去的背影,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我很担心」。
  然而橘猫却超出了他的期望。在他下班的时候,发现橘猫已经在家门口等着他了。身上干干净净,只有爪子略脏,真的好像只是出门散步了一样。
  佐疫大喜过望,于是每天早晨把它放出去玩,晚上回家再回收家门口的猫,期待着它瘦下三斤后带去给医生看看。
  然而。
  “胖了????”
  佐疫不可置信地看着体重秤上的数字,又看了看橘猫。橘猫懒洋洋地趴在体重秤上,见佐疫看了过来,把头扭向了一边,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佐疫望着体重秤发呆。虽然猫已经走掉很久了。
  仔细回想的话,这半月以来,他一直在按医生要求的量来喂橘猫,也没有在规定时间以外喂它其他的食物。更何况每天都出去散步……
  难道,散步是骗他的?
  但是它还到附近的便利店晒过太阳,店员也和他提到过……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佐疫有些茫然地想。橘猫趴在他的脚边,睡成了一团。

————————————————————————————

  他终于知道怎么回事了。
  就在某个接近圣诞节的,很普通的,下班回家收猫的日子。他也终于知道,原来——
  他家的橘猫,在外面有人了!!!
  蹲在门口的橘猫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身上套着一件针织的浅绿色的毛衣,上面缀着一颗一颗的珍珠,看起来就像是被彩灯点缀的圣诞树。
  “这谁的衣服!”佐疫把它拉着两条前腿提起来,痛心疾首地质问负心猫。
  橘猫大概也没见过佐疫这副样子,甩了甩尾巴,讨好地喵了一声。
  “问你也没用!”佐疫愤愤地扔下猫,转身回了卧室。
  难怪橘猫只胖不瘦,难怪它身上不会太脏,难怪它真的每天都会去散步……
  佐疫越想越气,干脆冲到柜子前一阵乱翻,不一会从柜子里抽出两根长针来。
  只有你会织毛衣吗?!!
  我自己的猫,衣服当然要我自己来织吧?!!
  “绝对要把那个人的比下去!!!”
  门口的橘猫迅速收回了刚刚踏进卧室的前爪。
——————————————tbc——————————————

评论(10)
热度(30)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