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斩佐】名字。

摸鱼。文笔不够,设定来凑。
依旧OOC
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我记不起我的名字了。】
(一)
  我记不起我的名字了。
  不管是同学叫自己也好,老师提问也好。其他的话都听得很清晰,只有名字一团模糊,什么也听不清。
  其实同学和老师的名字也记不住。不过自己不喜欢和人来往,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生活的。
  ……就这样吧。
(二)
  后面的人很烦。
  名字叫做佐疫。每天都会趴在我旁边的桌子上给我讲经历过的他觉得很有趣的事。又黏人又烦。可是在一群记不住名字的人里,他的名字却格外清晰。
  到底为什么呢。
  可能是因为他很吵吧。
(三)
  佐疫被我说了很矮,气鼓鼓地喝了一大瓶牛奶。
  其实有佐疫的日子,似乎没有那么漫长了。每天讲的事也很有趣,但是一直这样讲,为什么不会觉得腻呢。
  不过,这样的生活也算挺好的。感觉,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孤单了。
(四)
  好像,有点想不起来佐疫的脸了。
  没办法和佐疫说,大概只会被控诉很过分吧。但是很奇怪啊,无论每天再怎么盯着他的脸,回家后还是会忘。他的脸就好像蒙着一层雾一样,再怎么拼命回忆,也只有一片模糊。
  跟他说的话,会生气吧。
  还是不要说了。
(五)
  越来越严重了。
  记忆里的佐疫,已经快要模糊到消失了。
  不仅仅是脸。身体,声音,除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其他的时候,什么也想不起来。
  有时候会觉得,真的有这个人存在吗?但是第二天一见到他的时候,所有的疑惑就又都打消了。
  他确实还在。每天扯着我说话,我拼命的瞪大了眼睛,想把他的脸记住。
  可是回到家,关于佐疫的记忆,又只剩下名字了。
(六)
  佐疫消失了。
  就像是前些天我的那些一点点流逝的记忆一样,悄无声息的就消失了。没有人记得他,甚至没有人听过他的名字。而我也完全不记得他的样子了,只剩下一个名字,占着我身后空落落的位子。
  他消失后,再无人来的位子。
(七)
  佐疫消失一个月了。
  我没有任何他的消息。真的没有人记得他,每个人都各忙各的,没有人理会我。
  我还是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唯一记得住的,就是佐疫这单薄的两个字。
  他真的存在过吗?又或者是,对于他——
  除了名字,我还剩下了什么?
(八)
  夜里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躺在一口棺材里,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哭声,没有人,而我像是被缚住了手脚,无法动弹。
  ……我死了吗?
  我从梦里惊醒,擦了一把汗感叹幸好这只是梦。
  但下一秒,我看见佐疫站在我的床边,脸上没什么表情地看着我,像是从未认识过我。
  “刚刚的是现实,现在才是梦啊。”
(九)
  原来消失的不是佐疫,而是我。
  “你生前性格太过孤僻,从不个人来往,所以没有人会叫你的名字。”
  是我自己忘了自己的名字的。
  “还有‘我’,佐疫。”
  佐疫。
  “是你……”
  是我喜欢的人。
  他看着我,不再作声。我绝望地看着他,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生生地捏碎了。
  我想起来了,全部都想起来了。
(十)
  我叫斩岛。
  生前性格有些孤僻不愿与人来往,所以从来没被别人叫过名字。
  所以死后,会忘记了自己的名字是什么。
  佐疫是我喜欢的人。所以名字才记得如此清楚吧。只是他和我的距离太远,完全无法触及。温柔而耀眼,甚至靠前一步说话都让人不知从何开口。
  没有过接触,更没有过交流。
  所以粘人的佐疫是不存在的。大概只是我的一个妄想而已,又怎么会在我死后的幻象里长存。
  最后,只剩下我对他的一个名字的钟情,而我们从来没有任何故事。
  我看向他的身影,目光穿过他和数不清的叫不出名字的幻象。
  “现在,我的一厢情愿可以结束了吧。”
(十一)
  【我已经死了,还忘掉了自己的名字。】
  【但是,好像做了一个‘只有你能看得见我’的梦啊。】
  “现在,我的一厢情愿可以结束了吧。”
  “从那个名字出现开始,就永远不会结束了。”
——————————————FIN——————————————

评论(2)
热度(20)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