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斩佐】当世界沉寂之时(三)

原本以为这次可以多晴几天,结果今天又下雨了。
附近有一户人家每天在门口摆一个兔笼,为了看兔子好几次差点迟到。
好久没去的学校附近那家炒饭家的猫生了只小猫。躲在箱子里伸出一只小爪抓我的手指。
晴天多好啊。

(三)

  佐疫消失了差不多两周。
  每个人都会有重要的事,佐疫也会有。他对自己说。佐疫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温柔的人,走之前给他买了大堆日用品,叮嘱他出门小心。
  他明知道手机已经开了振动,但还是时不时拿出手机看看消息,像是能从一片空白中看出什么来似的。
  到底有什么可期待的呢。他懂这个道理,但并不说破。
  他很早就已经学会如何不给别人和自己添麻烦了。
  因为听不见的缘故,他很少出门。可佐疫不同。他是个健康的人,也有他自己的人生。他没办法,也不能要求佐疫留在他这里。
  斩岛站在阳台上望着对面晾的衣服,又掏出手机看了看。
  他也想问问佐疫去了哪里。或是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总之能知道一点就好。但屏幕上的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他捧着手机沉默了一会,删掉了所有的文字,关机后把它扔进了床头柜。
  究竟要以什么身份去询问,他不知道,也不愿去思考。佐疫还没来的日子里,他都是如何度过的,他努力地去回忆、重复,但再做起来,又总觉得和过去完全不一样。
  明明已经习惯了佐疫的存在,却又要装做完全无所谓他离开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和大人赌了气的小孩子,拼了命地折腾自己来引起大人的原谅和怜惜。
  可不同的是,他不需要原谅,也没有人会怜惜他。
  佐疫回来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发呆,佐疫进了厨房,时不时给他发来消息,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
  他知道很多事情他都在逃避。他想要的,或者他和佐疫的关系。他总觉得应该去考虑,可又一点都不想知道结果。
  「我给一个孩子做了心理咨询,终于让他打消自杀的念头了。」
  佐疫的消息发了过来。他能想到佐疫面对别人时温柔的表情,连同那些温柔的话,一切应该都是他所熟悉的样子。
  只是那想象出来的画面里,没有声音。
  「我很厉害吧?」
  无论是温柔的,还是这样应该有些小得意的声音。他不知道该是什么样的,也想象不出来。
  佐疫叫他出来吃饭。他起身出了卧室,看着客厅的窗帘被拉到了一边,大片的阳光撒在地板上,收拾干净的桌子上摆满了饭菜,冒出的热气熏得他满眼全是雾气。
  他其实是有人怜惜的。
  这一刻他突然有很多话想说。像是问问佐疫到底是怎么看他的,或是倾诉他两年来的辛苦。还有更多,所有一切他平时说不出口的话。这些念头在他脑海里打转,似乎下一秒就要不受控制地从口中冲出。他沉默地站在桌前,一时之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佐疫站在他的对面,依旧是微笑着看着他。
  “佐疫。”他轻声说,深吸了一口气。
  “我想听见声音。”
  如果。
  如果能迈出这一步的话。
  会不会就能有所改变呢。

评论(16)
热度(24)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