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斩佐】当世界沉寂之时(二)

还以为可以多放晴几天,结果昨天晚上又下起雨来了。
屋子里好潮啊。




「二」

  佐疫是半年前搬到他隔壁的。大概是搬东西的响声太大,他也隐约听见了一点。
  然后他起身打开门,正对上了对方错愕的脸。
  佐疫常常来找他,也经常给他发消息。只是他听不到佐疫的声音,除非佐疫很大声地对他喊。
  可佐疫不会这样。他会坐在他的对面,面带微笑地低着头,把要说的话一句句写下来给他看。
  「因为你听不到啊。」干净的字迹在空白的纸页上浮现。
  他盯着佐疫微微晃动的刘海出神。
  「我带了苹果过来。」纸上又多了一行字。笔尖磨挲着纸面沙沙作响,佐疫的眼睛弯弯的,把刚写的字拿给他看。
  「这个季节的苹果应该是最好吃的。」
  「要尝尝看吗?」
  他沉默地看了一会佐疫的脸,然后转向那个装着苹果的纸袋,用几乎连对方都听不到的声音,小声地应了一声。
  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人。他想。
  明明他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做不了。过去他从不在意这些。也不会想着去改变什么。
  可佐疫的温柔相比较其他人的冷漠,让他有种莫名的抗拒。说是讨厌,又不是讨厌。温柔得让他自卑,也让他慌张。
  他只是个沉默的聋子而已。他想道。到底有什么可关注的呢。
  但佐疫只是把洗好的苹果放在了他面前,他张了张嘴,问不出话。
  过去他总觉得,只要活着就好。
  可现在在“活着”的愿望上,好像又平添了什么复杂的东西。
  佐疫在他的对面接起了电话,没有回避,没有捂着嘴压低音量。这一刻饶是镇定如他,也开始有些难过了起来。
  他的确只是个听不到东西的聋子。烧水时要守在壶旁寸步不离,手机要开了振动放在贴身的口袋里。
  哪怕佐疫此刻就在他的面前说话,他也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佐疫的声音,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佐疫放下电话,一脸歉意地拿起纸笔给他解释这个电话有多紧急。他看着那些个他熟悉的字一笔一划地逐渐出现在纸上组成句子,一言不发。
  他刚刚想问佐疫的话已经忘了。可即使问了,也听不到答案。他知道佐疫会愿意给他写下来,可他从那些冰冷的字里,看不到佐疫温柔微笑的脸。
  这总有什么是写不出来的吧。他想。可他无从知晓。
  奇迹真是个会骗人的东西。

评论(8)
热度(21)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