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斩佐】要养只兔子吗?(短篇/动物化

两天磨出来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感觉在给八月份交作业。
※斩岛猫与佐疫兔
※乱七八糟
※所以兔子到底是谁养的呢

  斩岛先生不是这个房子里的唯一住户。
  一只仓鼠,一只金丝雀分别是他的同居者A和同居者B。还有两条金鱼,饲主把鱼缸端到他面前,笑眯眯地对他说,这是你的新朋友小白和小黑,要好好相处喔。斩岛看了看那一黑一白两条金鱼,舔了舔爪子表示不感兴趣,转过身慢条斯理地回了窝。
  所以斩岛先生第一次在自己的窝里看见这个白团子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他多大的兴趣。他伸出爪子拨了拨对方垂下来的长耳朵,见对方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便走到窝的另一边趴下来静静地打量着对方。
  所以这次的,是只兔子吗。

「是兔子吧?」

  斩岛先生是只黑色的短毛猫,眼睛是漂亮的湖蓝色。这也正是饲主第一眼就喜欢上他的原因。只是平日里相当懒散,对很多事物都没有好奇心,所以也很少和饲主交流。
  B从窗台的栏杆上飞了过来,落在了猫窝上,探头进来看了看斩岛,又看了看团子。
  “兔子?”
  斩岛先生默默地点了点头。
  “听说兔子很胆小啊?”B歪着头又看了一眼白团子,“肋角什么时候想到要养兔子的?”
  斩岛又默默地摇了摇头。
  B又看了看他和兔子,扑扇着翅膀飞到A的笼子前去找A了。斩岛看着他的背影,又伸出爪子摸索着拨了拨这只不知道从哪来的兔子。
  斩岛不是不爱说话,只是他不能说话。听饲主说是声带坏掉了,他虽然听不懂声带是什么,但大致上也猜到了可能是他发不出声音的原因。但他不是很在乎,因为根本没有需要他说话的时候。
  兔子没拨拉醒,B的叫声把饲主招来了。斩岛透过猫窝的入口看着饲主跑前跑后地给A换木屑,给B喂水,给金鱼喂食,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兔子,下意识地向兔子的方向靠拢了一点。
  大概是猫窝动了惊到了兔子,白团子咂吧着嘴睁开了小眼睛,但很快又因为刺眼的光线而眯成了一条缝,嘴边的胡子一抖一抖地打量起眼前的场景。在看清了眼前大自己两三倍的猫后,立刻惊恐慌乱地蹿向了反方向,一头撞在了猫窝上。
  斩岛所在的位置堵住了一边的入口,撞得头晕眼花的小兔子摇了摇脑袋,清醒过来后赶紧从另一边的出口逃了出去。斩岛跟在后面探出头去,看见窝前的饲主弯下了腰,把惊恐无比的小兔子抱了起来。
  “呐斩岛君。从你的房间里跑出来的这个小家伙——”
  饲主笑眯眯地弯下身,另一只手把斩岛先生也抱进了怀里。斩岛被他抱到和兔子持平的高度,看见白团子害怕得一直在抖动的胡须,于是试探性地去摸了摸兔子的耳朵来安慰他。
  “是兔子吧?”

「佐疫君?」

  小兔子似乎被他安抚得镇定了一点,粉色的小鼻子动来动去地嗅着房子里陌生的空气。
  ……原来不是饲主带来的兔子吗。
  “要养吗?斩岛君。”饲主把小兔子又向斩岛靠近了一点,把头转向了斩岛。斩岛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兔子,用头蹭了蹭饲主的手。
  他觉得也该有个伙伴了。
  B太吵,A太懒,金鱼滑溜溜的又只会吐泡泡。兔子软软的,又不吵,比其他家伙都要好相处得多。
  “太好了。”饲主蹲下身,把他们两个放回猫窝,蹲在猫窝前通过入口看着他们两个。小兔子一进了熟悉又温暖的猫窝,立刻跑到了角落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斩岛凑过去趴在他身边,给他梳理着背上的毛。
  “啊,还没有给他取名字呢?”
  饲主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斩岛环顾四周,想了想屋子里那只叫A的仓鼠,叫B的金丝雀,叫小白的黑金鱼以及叫小黑的白金鱼,惊恐地一爪子按在了饲主嘴上。
  “等等啊斩岛?”饲主被这迎面拍上来的一爪子拍得莫名其妙,抬手把斩岛的爪子扒拉到一边。
  “叫佐疫,怎么样?”
  斩岛难得地收回了爪子,内心长出了一口气。
  就这样,新同居人白团子少年有了一个温柔的名字,佐疫。

「嗯。」

  佐疫成长得很快。才过了几周,就有半个斩岛那么大了。胆子依旧很小,平时就躲在斩岛的窝里。
  虽然说多了个新伙伴,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A从桌上的笼子缝里探出头来,半眯着眼看了看地上毫无动静的猫窝,又闭上眼开始打起瞌睡来。
  白团子缩在窝的一角,胆怯地打量着斩岛。斩岛趴在他对面和他对视,尽量不做出太大的动作惊到佐疫。
  他有尝试过要教佐疫玩些玩具,可用爪子拨来拨去几乎快要拨到对方的脸上了,佐疫也只是小小地后退一步,红色的圆眼睛里满是不解和胆怯。
  ……不能说话真是最大的障碍啊。
  斩岛有点灰心,沮丧地转过头去不看他,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说实话,他完全不了解兔子这种生物。除了B说过的胆小,他什么都不知道。
  佐疫吃草,他知道这个。佐疫喜欢有安全感的角落,他也知道。佐疫喝水的时候会把下巴上的短毛弄湿,他也知道。
  还有,佐疫应该不讨厌他,他也知道。
  “斩岛君——?”饲主在客厅里叫他,他闭起眼,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
  饲主的声音逐渐远了。感受到佐疫一点一点靠过来的温度,斩岛重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雪白的一团,有点茫然。
  佐疫喜欢的他大多都知道,那么,兔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也无所谓了吧?
  佐疫终于一点点蹭到了斩岛旁边,三瓣嘴动了动,声音小到几不可闻。
  “斩、岛?”
  斩岛第一次听到佐疫叫他的名字,惊得一下子站起身来,蓝色的猫眼直直地盯着佐疫。
  佐疫被他吓了一跳,顿了顿,鼓起勇气,声音依旧小得几乎听不到。
  “斩岛。”
  斩岛顿了两秒,把爪子在对方的头上轻轻地按了一下。眼睛微微弯起一个弧度。
  【嗯。】
  他在心里小声回答。

「是斩岛君养的。」

  方圆几里的猫都知道了斩岛养了只兔子。
  “喂肋角!你家的猫在院子里吃草啊。”
  “那是给兔子的……算了,不要管他了。”
  斩岛叼着一小把从根茎处咬断的草叶在邻居的注视下从院子里慢悠悠地回了猫窝。
  佐疫躲在猫窝里,只从出口处露出粉红色的鼻子,时不时紧张地嗅嗅。斩岛钻进窝里,把草叶放到了身边。佐疫犹豫了一下后还是靠了过来,飞快地捡起草叶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叫了声“斩岛。”
  斩岛贴着他趴到了一边,长长的尾巴搭在佐疫柔软的白毛上。佐疫小心翼翼地吃着草叶,时不时地侧过头偷瞄一眼斩岛。斩岛眯着眼装作睡着的样子,任佐疫在他旁边动来动去,甚至胡子都戳到了他的脸上。
  虽然饲主也有给佐疫准备食物,但斩岛总是固执地自己去给佐疫找吃的。
  “要养吗?”
  尽管饲主没有指明到底是谁来养,斩岛的潜意识里,也直接认定了要养佐疫的是自己。
  “早上好——”
  饲主出现在了猫窝的入口处,探头看向里面。斩岛戒备地看着他,尾巴把旁边的白团子围了一圈。
  饲主笑着耸耸肩,放下一盒猫罐头,转身去了院子里和栅栏那头的邻居聊天。斩岛用爪子把罐头扒拉到自己面前,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嗯?兔子?”
  “是斩岛君养的。”
  佐疫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白色的绒毛被入口投进来的一抹阳光镀上了一层暖绒绒的金色。斩岛把爪子搭在他小小的头上,闭上眼睛也陷入了浅眠中。
  “兔子是斩岛的兔子哦。”
  懒散又沉默的斩岛先生,终于也有了在意的东西了。

  方圆几里的猫都知道了斩岛养了只兔子。不过,谁也没有见过兔子到底长什么样子。
  每次有来看兔子的猫,斩岛总是站在墙头挥着爪子把他们赶走。
  到底是为了什么,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啊,顺带一提,兔子是斩岛的兔子哦。
———————————END——————————

评论(8)
热度(41)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