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丨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4.08随笔

    陆仪很少回家乡来,早就成了所有人的共识了。
    这次足有两年没有回来,家里人也联系不上他。所有人就当他人间蒸发了,毕竟他生性孤僻,没有几个人会想到去找他。
    老家有个习惯,老人们为了在外地去世的人能落叶归根,通常会用他生前的衣物,在他父母和亲属的墓旁立下衣冠冢。但在这些衣冠冢里,没有陆仪的。有人说他死了,也有人说没有。无论如何,没人为他立碑。
    我和陆仪从小一起长大。他是个温柔的人,但的确不爱说话。我的父母对他印象很好,一直嘱咐我要多关照他。我也经常带上礼物去探望他的父母,两家来往还算频繁。
    我和陆仪是同届的学生,已经大学毕业两年了,两个人在同一个城市工作。我的生活还算安稳,靠家里的存款,在公司附近的近郊区买了一套房子,有稳定高薪的工作,在同龄人里算是过得很好的了。父母也对我的现状感到满意,在送我登上年假后回程的火车时,虽然不舍,但眉间也飞舞着喜色。我在母亲絮絮叨叨的声音中,边努力维持着微笑边连连应声,还没上车就累得够呛。
    “我回来了,陆仪。”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家里静悄悄的。我在门口处开了灯,换好鞋,拖着步子走向客厅。陆仪当然不会在门口迎接我,我早就习惯了。但我还是拔高了音量,就当是说给自己听的吧。
    路过地下室的时候,里面似乎传来了轻微的声响。虽然不说有多讨厌,但至少我绝对不会想要在没事的时候主动进去看看。邻居家的太太常常抱怨下水道会向屋子里反臭味,还有滴水的声音。我可不想住在一个充满臭味的屋子里,所以大多数时间都关着水池和地砖的下水口。臭味应该是没有了,不过滴水声也没听到过,不会是邻居家的太太在骗人吧。
    陆仪在房间关着门,是我走的时候帮他带上的。我记得他喜欢安静,半夜回家的话可能会吵到他吧。
    那就不打扰他好了,刚好我也累了。我拖着沉重的包,筋疲力尽的回到了卧室。
    这一觉睡得很长,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虽然回到了家里,但我的带薪年假还有一周才结束。父母也不希望我在他们那里花太多的时间,于是早早把我赶回了家。我躺在床上,迟疑了一会儿,然后艰难的爬起来洗漱,感觉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
    虽然很想点外卖,但好不容易自己在家,偶尔也想自己做点什么吃。我满怀期待地打开冰箱,又瞬间失望。
    冰箱里什么都没有,有一瞬间我仿佛以为自己不住在这儿。虽然也预料到了,但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觉得很失望。看来只好下楼买吃的了。我不情不愿的套上长裙,绑好凉鞋,连妆都懒得化,披散着长发下了楼。
    平时上班的时候,时间都花在路上和整理仪容上,很少有自己做饭吃的时候。即使吃饭也是公司的工作餐,一旦摆脱了这些东西,就没办法正经吃饭了。火锅、烤肉一个人吃太无聊,快餐又和工作餐没什么两样,仔细想想,能让自己觉得想吃的竟然只有零食了。
    我在货架上挑挑拣拣拿了几包饼干,觉得今天的人格外的少。学生还没放暑假吗?我心不在焉地想。转过角落,和一个拿着纸袋的身影撞了个正着。对方从纸袋后面露出脸,线条柔和的面孔上满是歉疚。
    “抱歉,你没事吧?”
    我愣住了。
    那是一张干净,温柔,和陆仪颇有几分相似的脸。
    “……没事。”我摆了摆手,努力掩饰着脸上的惊讶。“拐弯没打转向灯,是我不好。”
    对方被我逗笑了,抓了抓头发:“确实是我太着急了……我就在前面的便利店工作,如果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你就来找我吧。”他指了指我背后,我刚刚走出来的那家便利店。
    “对了,我叫乔轩。”他向我伸出手来,一瞬间,陆仪的脸在我眼前,和他的脸重叠在了一起。我深吸了一口气,向他点了点头,握住了他伸过来的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
    “你好,我叫苏何。”
    ……找到了。
    
    陆仪最讨厌的,是他的那张温柔的脸。他并不喜欢和人交流,这张老好人似的脸给他带来了无数的麻烦。
    我从中学起就喜欢陆仪。对我来说,这是不能说的秘密。我也知道陆仪并不是他表面看起来那么温柔,但无论他怎样,都不会妨碍我喜欢他。
    当他扬起来的拳头向我落下来的时候,他对我真的有喜欢这种感情吗?
    我无从知晓。
    如果他有我对他的一半喜欢,都足够了。可即使我知道他没有,我却仍旧希望留在他的身边,帮他分担痛苦。
    更何况,他每次打过我后,真的有好好跟我道歉。温柔的语气和放软的态度实在让人无法拒绝,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他。
    我轻手轻脚的打开了陆仪的房门,屋里空荡荡的,床板上放着一个巨大的玻璃鱼缸。
    房间里的衣柜漏着一条缝,我轻轻地拉开柜门,陆仪就在衣柜里,被一只金属衣架撑起来,薄薄地挂在空空的柜子里。
    陆仪不喜欢这张脸,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这并不是真正的他,而是他不喜欢的样子。我帮他摘下这副面具,自然也是无可非议吧?
    鱼缸里传出刺鼻的福尔马林味道,像是陆仪在无声地呼唤着我。我大步向他走过去,在他面前蹲下身,小心翼翼的露出过去常有的讨好笑容。
    “陆仪。”我轻声叫他。
    陆仪蜷缩在浑浊的液体中,被泡得涨大了一圈,仅剩神经连接着的眼睛漂浮着贴在厚厚的缸壁上,无声地盯着我。
    “我今天遇见了一个人,是楼下便利店的店长,叫乔轩。”
    “他和你很像,言行举止都是你上中学的样子。”
    我的手轻轻贴在冰凉的缸壁上,红色的软组织隔着缸壁传达不出一点温度。但即使是这样的陆仪,依旧令我着迷。
    “我已经原谅你这么多次了,你也一定会原谅我的吧?”
    地下室里那些垃圾,每一个都很像他,可谁也不能代替他。
    “如果这个也不行,我就把他也送去下水道,再回来找你好不好?”
    我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我不会轻易离开你的。”
   
    货架上的东西有点高,我努力的踮起脚来,但还是只差一点。乔轩及时出现在我的身后,伸手帮我拿下了架子上的饮料。
    “今天不素颜了吗?明明很好看呀。”
    回过头来,目光正好落在乔轩笑眯眯的脸上。那张和陆仪极其相似的面孔令我一阵心动,慌慌张张对他点了点头,心里却又忍不住叹息。
    陆仪不喜欢他的脸,也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那么,下一个会是谁呢?

评论
热度(1)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