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Noel】Another me(轻松向单人

依旧是夜游家的崽。这次的是Noel
时间线和上一个AC篇重叠,大概是Noel试图调查身世最后放弃的过程的其中一段吧?
途中按错歌单换了bgm导致文风突变
凑合看看就好,不要认真啦。
  
  
  
   
   

    屋子里关着灯。电视的屏幕上闪烁着大片雪花,刺耳的声音被调得很小,所有的黑暗被晃动的光亮填满。

    现在是凌晨三点。窗帘拉开的窗户透出一片漆黑的城市,隐隐约约倒映出一点他白色的影子。可这也仅仅是覆盖住了一部分的黑暗。另一部分依旧呈现在他眼前,像是贫瘠的山脊上裸露的岩石。

    和平常一样的一天。Noel想。转身回到低矮的茶几旁,提起空了的啤酒罐,在手心里捏扁,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四个小时前他还在附近的酒吧里见到了喝醉的Charles,于是打电话叫了Ash来领走他。Ash二话不说直接揍晕了他,叫了车带他走了。

    以前他们两个也是这样的。Noel心想。但想到这里,又莫名地有些厌烦“以前”这个词,这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

    他并没有以前的记忆。人多多少少都是会对自己不知道的事感到担忧或者抗拒的。对他来说,那听起来像是另一个自己,与现在毫无关联。

    “或许我会接受,或者会感同身受,和‘过去’达成共识,但我可能永远没办法觉得那就是我。”

    Noel轻声说,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飘散开来。并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只是觉得这样说出来就会好些。

    并没有什么好寂寞的。他走到窗前,用力拉上窗帘。

    他很少拉窗帘,因为这样会遮住月光。虽然这样黑暗也一并阻隔在了窗外,但他其实并不介意邀请它们进入房间。他不是个非黑即白的人。没什么喜好观念,也不会尖锐地评价别人。

    至少在他睁着眼睛的时候,他想看清一切他希望看清的东西,也包括黑暗。他没太多想要的。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滚到了沙发底下,身上盖着茶几上的台布。厚重的窗帘遮住了一大半的光线,看起来今天像是个阴天。Noel把手举到眼前攥成拳头,那是一只白皙的手,骨节泛着白,用力之大让人觉得是抓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这是我的手。他想。我的眼睛,我的脸,我的身体,我的声音,一切都属于我。

    只有记忆不是我的。

    我试过要从他的手中夺回我的记忆,可他却让我想不起一丝一毫有关过去的事情。

    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机震动起来,Noel坐起身来解开锁,只看到几条Ash发过来的消息。

    「哪个是桂皮」附带了两张照片,一张八角,一张花椒——大概七点钟左右。

    「怎么吃」附带一个几秒的视频,背景很像是Charles家的厨房,Ash正把一个八角放进嘴里——随后视频就结束了,来自十秒前。

    Noel简直可以想象下一秒的厨房里的情况。他滑出键盘,告诉自己尽量不要去想Ash狰狞的脸。刚打了几个字,Ash的消息便如潮水般涌来,足足有七八条。大概是那边网速不太好,发出来的句子堆到一起才缓冲结束。Noel眼看着他把这些语序被打乱的消息一条一条撤回,考虑现在要不要把他屏蔽。

    等了很久,Ash也没有再发消息过来。他把手机放到一边,拉开窗帘,扑面而来的是撒满整个窗台的金色阳光。天色微蓝,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是阴天,楼下有响亮的狗吠声,还有孩子清脆的笑声,一切都和以往的早晨如出一辙。

    不拉开窗帘的话,夜晚和白天大概就没什么区别了。他给窗台上的花一一浇了水,回到客厅打开电脑,窝进沙发的角落里,继续翻阅昨天的资料。

    手机又一次震动起来,在玻璃的茶几上开始转动起来。Noel用一个扭曲的姿势爬过去,是他等了很久的Ash的消息。

    「还在跟“自己”搏斗?」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语气。Noel看了看四周,目光落在阳台厚厚的窗帘上。

    「嗯」他放慢了打字速度,「他像窗帘一样讨厌」

    「窗帘?」

    「对」他接着打,「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是他一贯讨厌的“以前的自己”。

    他很少跟Ash提这些事。对方也很少会问,大多数时间都是随口提一句,而他敷衍地回一句“嗯。”对话就结束了。

    但不知为什么,今天他就是很想继续说下去。

    他并不觉得Ash会有任何解决的办法,但多一个人分享,总会更轻松一点。

    Ash那边沉默了一会,又发来了消息,「你为什么要调查自己的身世?」

    「我只是想知道过去都发生过什么事。」

    「包括坏事?」

    「好坏无所谓。」

    “那么。”Ash说。他发了语音过来,一字一句远比文字更要清晰地呈现在他脑海里。

    “既然你不在意过去发生的事是好是坏,为什么要把过去和现在分得这么清楚?”

    Noel有些发懵。他点开那条语音又听了一遍,仿佛这句话他一个字都听不懂。Ash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了起来,“我干嘛要听Ash说的废话啊。”他想,但还是又一次点开那个语音条。

    短短的一句话五秒钟的时间就播完了。Noel发了会呆,下一条语音便自动开始继续播放。

    “所有的事都是你亲身经历过的,你不能只接受它们,却否认被这些事改变的你。”

    “以前的是你,现在的也是你。不管是黑是白都是你。”

    “你变了,Ash。”Noel说。

    对方立刻发过来一个一秒的语音:“呸!”随后Ash的头像迅速灰了下去。

    Noel合上电脑,打开那几个语音条又听了一遍。

    他不是不在意Ash说的话。可是他对回忆的执念,对陌生的过去的抗拒,并不是随便说说就可以放下的。

    他在意了很久的事,一个心结,哪怕是个小小的结,都不会轻易被打开。

    但Ash说得应该是对的吧。他想着,给Ash拨了个电话。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Ash的声音从那头传进他耳朵里:“干什么?”

    “八角好吃吗?”他不客气地问。

    Ash挂了电话。

    Noel笑了起来,他放下电话,伸了个懒腰,转过身又看向了阳台的窗帘。太阳早已升上天空,窗帘的一侧被映得金黄,散发出不同于室温的热度。

    “被这些事改变的自己……”

    他自言自语道,随后搬来坐椅,爬上椅子,一个一个拆下窗帘的挂钩。

    首先先从拆开这道隔阂开始吧。然后,和一切面对面。他轻松地想。

    然后,去教教Ash什么是桂皮吧。
—————————————END—————————————

评论
热度(6)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