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丨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AC】无独有偶(七夕小短篇)

是夜游家的崽儿!Ash和Charles!!
他们都超级可爱简直可以让我每顿多吃一碗饭(
时间线大概是还没互相表明心意的暧昧时期吧
写得太垃圾就不艾特夜游了

“试一试拥抱我一下怎样?不会很麻烦的。”
“……啰嗦。”

    人都是向往纸醉金迷、奢华生活的动物。

    “但我和他们不一样。”Charles靠在吧台上,一手支撑着下巴,仰头对着对面的女人说。

    他醉得厉害,面色潮红,微眯着眼睛咧开嘴笑着,毫无防备到虎牙都露出了一半。摇晃的紫色灯光打在他红色的衣服上,使他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和整个环境并无二致的迷醉状态。

    Noel站在他背后看着他被灯光染得红红绿绿的侧脸,从他的胳膊底下抽走了他的杯子,而且并没有被Charles发现。

    “我并不向往那些。”他比划着说。他的脑海中一片混乱,只剩下各色酒类打翻在一起的浓烈气味。震耳欲聋的音乐总是让他忘记下一句要说的话,要想起来可是很难的,他想。

    “这是我与生俱来的。”含含糊糊终于说完了一句并不长的话,他满意地露出了笑容,不知道是在满意现状,还是自己出色的表达能力。女人翻了个白眼,端着酒杯踩着高跟鞋转身走了。他并不在意,飘忽不定的眼神转向拥挤喧闹的人群,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Noel打完了电话,再抬起头,视线里已经没有了Charles的身影。他退了那只杯子,结清了酒钱,开始四下寻找这个麻烦的醉鬼。

    走下楼梯,拐角处一眼就扫到了扎眼的金发。Noel大步走过去,只看到对方把一个黑色卷毛的女孩子壁咚在角落里。女孩子看起来似乎是亚洲人,娇小的身体几乎被他投下的阴影全部覆盖住。

    不用想也知道在说什么鬼话——大概又是for one night或者之类的话吧。Noel走上前去拍了拍他,获得了对方一个不明所以的眼神。

    “……你为什么穿着酒保服?”Charles问。余光瞥到女孩子挣开了他跑远了,他索性整个人都转过来,面对着Noel。

    “你应该问我为什么在这。”Noel说,举起手臂挥了挥。Charles环顾四周,醉得一塌糊涂的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你在跟谁招手?”他问。

    “我一个人抬不动你。”一个听起来答非所问的回答。他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后背,回过头去,只看到向他的脸猛地落下来的拳头,带着风声,还有Noel飘散在空气中的,若有若无的下半句话。

    “所以,我就找了帮手来。”

    “……靠。”
 
 

    「无独有偶」
 
 

    “你打太重了。”Charles说。

    “我的脸很重要的。”

    “要下手好歹也要说一声吧。”

    Ash的眉毛扭成了一团。把手中拆了一半的消炎药扔给他,然后转身离开了。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被Ash揍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Charles拆开那个消炎药的盒子自顾自地涂在脸上,疼得龇牙咧嘴。院子里传来大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他头也不抬,张开双臂把桌子上大堆药盒划到胸前抱起来,然后一把扔进垃圾桶里。

    鬼知道Ash发什么脾气啊。

    他撇了撇嘴,用脚把几乎一半都掉到沙发底下的帆布鞋勾出来,趿着鞋拖着脚一步一蹭地走向了厨房。

    冰箱里如他所料地被清理得只剩下饮料和水果,连菠萝啤酒都被扔掉了。冷冻柜里塞满了生肉,Charles皱着眉头试图想象Ash把这些东西塞进他冰箱里的样子,却发现根本想不出来。

    所以食物就是从这种血肉模糊的状态变成餐桌上的那样的吗……?

    他捏住其中一个袋子的一角尝试着把它提起来,最后被蹭了一手的血水恶心到放弃了。懊恼地洗干净手之后,又趿着鞋回了客厅拨通了Ash的电话。

    “我饿了。”

    Ash沉默着挂掉了电话。Charles把电话扔到地毯上,躺在沙发上发起呆来。他知道Ash一定会回来,虽然他有很大可能会被对方打一顿,但不管怎样,Ash会回来仿佛就是理所应当的事。

    以前这些事都是Ash在做,他很少插手。如果说是因为他经常给Ash添乱而被揍,或许他也能理解。但每次都因为这种事被揍,实在是太……

    他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太意义不明了吧。

    虽然他大概好像懂一点,但是又好像完全不懂。

    Ash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睡倒在沙发上了。头和上半身躺在地毯上,下半身压在沙发上。Ash换了鞋走到他身边,踢了踢他的肩膀把他踢醒了。

    看得出来还在生气,Charles缩了缩脖子,脑海中立刻呈现出Ash阴沉的脸,惊得瞬间整个身体滚到地毯上坐了起来。

    “回来了啊。”

    Ash扫了他一眼,把手里提着的袋子放到了餐桌上,转身进了厨房。Charles趁他不在,光着脚跑过去翻桌子上的袋子,随后被呛得后退了两步。

    从袋子里传出来类似八角或者花椒浓烈的香辛料味道。这些东西的味道和酒一样,只是闻到就辣得人睁不开眼睛。

    “你这里为什么什么东西都没有?”Ash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看到他提着袋子五官都皱到一起的样子,挑了挑眉毛。

    “如果真的有这些东西,我可能活不过这个秋天。”Charles紧闭着眼睛说。他试探着向后一步一步退着,试图远离这个万恶的味道源头。偏偏Ash却一步一步走上前来,把袋子捧到他面前来让他闻。

    妈的。我今天可能要交代在这了。

    Charles绝望地想。Ash绝对是故意的,可他还没消火,自己根本没立场,也没能力跟他跳起来打一架。只好加快了后退的速度,跌跌撞撞地大步向后倒退。

    向后跨了两步之后,他突然踩到了什么软乎乎的东西,惊得瞬间抬起了脚,然后重心不稳地扑倒在了地毯上,还绊倒了向他步步紧逼的Ash。

    ……明天就把这地毯烧了。

    Ash比他想象得重得多。压在仰面躺倒的他身上,袋子里的八角撒了一地。Charles小心地睁开眼睛,正对上近在咫尺的Ash的脸。

    “你得扫地了。”他说。Ash的手支在他手臂两侧,向下俯视着他的脸,几乎没有片刻犹豫:“是你扫。”

    “我扫就我扫。”Charles嘟囔着,回想起Ash盛怒之下面无表情的样子,推了推Ash的肩膀,示意他起来让他拿扫帚。然后Ash却纹丝不动,看不出情绪的眼睛直直地盯在他的脸上,让他觉得有些心虚。

    “……看什么?又让我扫地又不给我让路,难道你要自己扫?虽然我没意见……”

    “闭嘴。”Ash说。他的脸在Charles眼前逐渐放大,然后定格在一个极其近的距离,近到Ash的睫毛有多长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Ash的吻落在他的嘴唇上,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滑进了他因为震惊而还没闭紧的嘴里。Ash炙热的呼吸扑在他脸上,热度几乎快要把他的脸烫红。

    什、什么……

    他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但以他的脑子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任何事情。Ash的手紧紧地扣着他的手腕,他试着挣了两下,但绝望地发现完全挣不开。Ash的舌头贴着他的上颚滑过去,轻轻地一下一下地勾着他的舌头,像是一条得了水的鱼。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直到Ash从他口中退了出去,他还保持着瞪大眼睛的样子呆呆地望着Ash,眼神几乎没有焦点。Ash心情大好地拍了拍他的脸,起身走向了厨房。

    “别忘了扫地。”

    Charles终于反应过来,难以置信地跳了起来冲向厨房紧闭的门,用力地拍着木质门的门玻璃:“喂Ash!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

    “这个啊?”他有些窝火地指了指自己的嘴,脸红得像是被谁揍了一拳。

    “……”

    “你猜。”

    Ash转身把食用油倒进锅里,只留给他一个背影:“还有把地扫了。”

    “……啧。”Charles用力地咂了下嘴,转身抓起外套夺门而出。Ash隔着门玻璃望向他,只看到一个飞快闪过的侧脸,和一只通红的耳朵。

    ……在折腾对方的方面,他们两个还真是无独有偶啊。Ash想。他打开厨房门,拿来了扫帚,慢悠悠地扫起了地。

    反正到了吃饭的时间,Charles一定还会回来的,对吧?

—————————————END—————————————
写完了!!!!!
让Noel打了酱油,不是很想让他和我一起吃狗粮
Ash像个老流氓是我的锅!默默背起了锅
Charles真可爱,想日(
最后祝你们七夕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去结婚!!!!

评论
热度(4)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