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翎翎翎翎翎

是肆翎
如果能成为某种
能发出悦耳声音的鸟类
就好了

6-17练笔

  我在遥姐这里住了五年了。
  大概是父母工作比较忙而不能时常在家的缘故,我从初中起就被送到了大学刚毕业的遥姐家里。遥姐是我的什么人不太清楚,遥姐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不敢问,遥姐也不说,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过了五年。除了知道遥姐是个工资很高的白领,我对遥姐完全是一无所知。
  遥姐是个很奇妙的人。她喜欢穿上裙摆飘逸的长裙去听歌剧,听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回来却还要不断地回忆剧情,然后又一张一张地抽纸巾。但她又是那种,会边看各种烂俗段子又忍不住狂拍大腿笑出声的女人。
  不低俗也不高雅。她评价自己说。
  遥姐家住八楼。从窗台可以看到楼下街道上放学的学生,这也是我闲来无事的时候经常选择发呆的地方。常常有初中生骑着自行车飞驰而过,后座上坐着一个男生,旁边还有一个男生跟着跑。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像是这样的行为带给了他们多大的乐趣一样。
  “看什么呢。”遥姐经过窗前,探过头来向下望了一眼。“你看他们。”我指给遥姐看,“如果其中有一个是我,我肯定是最傻的那个。”遥姐看了我一眼,笑着摇了摇头走了。
  遥姐快要三十岁了,可还是没有男朋友。
  也有人追她。是遥姐家楼下一家门面还算大的酒店的老板。二十出头又温柔斯文,于是我经常成为被巴结的对象。吃人嘴软不得不为他说好话,烦得遥姐看到我从外面回来而且像是吃过饭了的样子,立刻转身回到卧室锁门。
  她大概不屑于交男朋友。和朋友三三两两出去吃饭唱K喝茶泡温泉,要么窝在家里和我看书打游戏,一副“我时间很挤没有给恋爱留空位”的样子。但对方依旧不肯离开,围在她身边打转。时常守在遥姐楼下请她去昂贵的西餐厅吃晚餐。遥姐打着电话从窗前路过,看了一眼,对着电话说了句小飔还没吃饭呢我要给她做饭,随后利索地挂掉了电话。剩下我一个人趴在窗前欣赏他可怜的样子。
  从窗户向外望,马路对面是一座公园。绿色的树影中隐隐约约透出点湖水的光亮,走到湖前还能看到湖里有小巧的红色金鱼,在水中快速游动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在马路上飞驰而过的那些初中男生们。
  “真傻。”我对金鱼说。然后四下看看没有人听见,转身跑了。
  我以为会在遥姐这里呆上很久,或者可能直到我或是遥姐成家的一天。但事实上人们以为的事大多都是他们所期望的事,而这世界是不会好心到让人得偿所愿的。
  十八周岁那年夏天,我从父母那里得知他们在其他城市的工作结束了,我要被接回家里了。那遥姐呢?我问他们。
  已经打扰人家这么久了,你在那人家怎么谈恋爱结婚啊。母亲说。她的声音从会话窗口小小的语音条里传来,多年没有再听过的声音让我感到陌生和焦躁。除了我还有谁会受得了这个脾气古怪的女人啊,我想到。“还有一年就高考了。”我的语气有些厌烦,“别再折腾我了。”然后立刻有点心虚地闭上了嘴。别抱有期待。我对自己说道,他们从来不会考虑你的感受的。
  “飔淼。”母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像是从什么筛子漏斗中挤过来的一样破碎和模糊,却又完美地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她明年就三十岁了。”
  我投降。尽管不太明白女人三十岁和结婚有什么必然联系,但也正因为不明白,所以完全找不出反驳的话。
  跟遥姐提起来的时候是晚饭时间,遥姐刚把一块酥肉夹进嘴里,她微微顿了一下,又自顾自地嚼了起来:“也对,你家离学校比较近,现在你爸可以送你,就不用每天都自己走路了。”
  我严肃地看着她。
  意识到逃避话题被发现了,遥姐甚至连表情也没有变一点:“这很好啊,我也不用再给你做饭了。”
  她可能真的不会想我。我难过地想。我原以为,就算不会想念,她也不会明说出来。然后我们互相说些鼓励的话,这个故事就完美结局了。但现在,这些早就在脑内一条条列好的话语如鲠在喉,让我再也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那一晚我辗转反侧,无数在这里才能看到的景物在我的脑中走马灯般循环播放。初中生,红色金鱼,笑容,绿树,反光的湖水,听完歌剧回来额发被汗浸湿的遥姐。所有的东西明明眼前,但又好像根本抓不到。
  临走的前一晚遥姐没有回来。只给我留下了一个去朋友家住的字条和放在保鲜层里的蛋糕。我边哭边吃完了一整个很腻的蛋糕,吃完擦了擦嘴,摸过一旁的电话抽噎着给遥姐打电话。
  没有打通,遥姐关了机。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他的电话。
  “小飔你睡了吗?”他声音放得很轻,“她在我这里,你别担心。”我抽了抽鼻子,又开始嚎啕大哭。他并不说话,也没有挂断电话。我终于是哭够了,吸着鼻子口齿不清地抱怨。“她根本就不想我,我走了她都不伤心。”
  “她眼睛好红。”他似答非答地说。我破涕为笑,打了声招呼便挂了电话。挂掉电话又觉得不太对,赶快又发短信过去追问他遥姐的真名是什么。
  我大概从来就不是跟着自行车奔跑的初中生。也不是湖里的金鱼,摇曳的树影,湖水,都不是。我永远只是那个站在楼上看着楼下景色的人。景色什么样子,我都必须去看。而遥姐可能才是追逐自行车的少年,对无聊又痛苦的事情报以笑容。
  他很快回了短信,我看了一眼,把手机扔在沙发上准备洗漱睡觉。
  【清欢。人间有味是清欢。】
  明天起又是新的一天。

评论(7)
热度(3)

© 肆翎翎翎翎翎 | Powered by LOFTER